中台灣黑道風雲...............第八章 

岳中興      

        中部黑道的生態應追朔到日本占領時衍留下來的遺風,光復後各「角頭」以車站、「第一市場」、「第二市場」、風化區「大湖仔」、「後龍仔」、「國際後車頭」為主,主要的是這些地方龍蛇混雜,人口密度高,「兄弟」們容易謀生,日後因各幫派林立,強肉弱食,「地盤」觀念才慢慢打破,黑道兄弟間只講「交情」比較少提「角頭」。

        在北部方面,一般誤認「竹聯幫」發跡在台北市城中區,那是錯誤的,「竹聯」真正發源是永和市的竹林路一帶,隔一條淡水河,與在西門町鬧區的「四海幫」分庭抗禮。

      「竹聯」與「四海」雖然是由大部份軍公教外省子弟組成,但裡面仍有許多是本省兄弟,他們在四十年代原本也不過是太保學生式的組織,後因受老一輩的「汕頭幫」、「廈門幫」的影響,才真正形成嚴密的幫會組織。

      「四海」與「竹聯」的兄弟剛剛出道時,與當時的「大橋仔」、「下厝莊」、「後菜園」、「芳明館」等本省兄弟發生多次火併,後來在南機場「宇宙」、「文山」、「三環」、新生南路的「血盟」、濟南路的「貓幫」及三張犁的「海盜」眾兄弟的支授下,才在台北市闖出一片天。

        外省掛的兄弟因「先天不良」,缺少社會背景,有時混了一段日子混不下去,只好投考軍校,資質比較好的考取軍官學校,如「四海」的蔡冠倫由飛官退役後還選過立委,但大部份都是投考士校的比較多,如「竹聯」的「小董」董桂森投考陸軍士校,進入海軍的更多。

        這些北部的兄弟到海軍後,與老一輩的「軍中太保」結合,勢力更是龐大,他們在高雄也組成「鵝」、「白鵝」、「七怪」、「南四海」、「南竹聯」等幫派,在高雄、澎湖有一定的影響力。可是在軍中那裡比得上十里洋場的花花世界,不久有些按時退伍,有些「提前退伍」,退伍他們回到各地,因曾經受過軍械訓練,善於舞刀玩槍,在各門各派中受到相當尊重,也具有一定的權威。

像「文山」的「小孔」他回到西門町後,吃香的、喝辣的,有一天,他被萬華的兄弟堵上,僅憑身上脫下的一件夾克,就對付了好幾把武士刀,消息傳出後,黑白兩道均翹起了大拇指稱許不已。

    「竹聯」雖然在四十年代初期即闖出名號,像「竹聯瘦子」即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但他們的「哥們」也不過一百多人,後因拜軍情局之賜,想將幫派導入正軌,能為國所用,才大力發展開來,不但成立了三十六個堂口,每個堂口還有堂主,上面還有總霸子,左右護法,幫眾一時暴增到好幾千人。

         因政府受不了美國強大壓力,在「江南命案」發生後,於七十三年十一月十二日負施「一清專案」掃黑行動,第一個即將「竹聯」的老大「旱鴨子」陳啟禮掃進去,接著「護法」吳敦及二百多名弟兄也掃進去。

         即然是大掃黑,因此當時有名的「四海」蔡冠倫、「牛埔仔」的老大「牛財」、「芳明館」的老大「紅毛土桶」、「三環幫」的「道新」、「萬國幫」的「黑松」、「文山」的羅福助、台中「大湖」的「憨面」、「車頭」的「冰芥」、「喜客將」、高雄的楊登魁等縱貫線頗有知名度的老大抓了不少進去。

        「一清」專案共掃了三千一百四十一人進去,使「苦窯」中一時熱鬧非凡,而「一清」主要是掃「竹聯」,因此在台北看守所中人多勢眾,使其他的「角頭」兄弟根本混不下去。

         當時「文山幫」老大羅福助與基隆一名大哥「阿潭」吳桐潭,彰化地區的「不倒會」會長謝運通、「仁義會」副會長吳連期、高雄地區的影劇界名人楊登魁倡議共組提高國內「流氓素質」、對抗外省掛幫派,不偷、不搶、不違背「天道」的「天道盟」組織。

        「天道盟」宗旨設立後,他們先在全省各監所發展組織,成立了「孔雀」、「不倒」、「鴨霸」、「太陽」、「敏德」、「濟公」等六個會,每會不但設會長還設副會長綜理幫中事務。

       「天道盟」在監所中成立後,並沒有產生很大的影響力,但「一清專案」結訓後,這些大哥紛紛回到各地「角頭」,大家往來應酬,反而將「天道盟」的名號打響,尤其是經過「瘋狂殺手」李博熙一陣瘋狂掃,將「天盟盟」的名氣也射得如日中天。

        李博熙伏法後,為「天道盟」開疆闢土的主要功臣則首推追隨「太陽會」會長吳桐潭的「特攻隊」副隊長「阿鹹」,當「阿潭」經營台北市「真善美」夜總會時,「阿鹹」經常夜總會出入,協助「阿潭」處理一些大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