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台中市發展的台中市長

.鄭 杰

  台中市前市長曾文坡晚年最是堪憐,自殺結束生命令人欷噓;張子源市長日前又纏上官司,身體健康也不很好,林柏榕市長辛苦賺得錢被倒、被坑;看來還是胡志強市長能留名全身而退!

  台中市卸任市長無黨籍曾文坡晚景下場最讓人憐憫;張子源身體微恙,去年捲入官司蒙上一層陰霾;林柏榕被親家賴大吉倒帳一億餘元,存在美國好友小孩名下的存款也要不回來,台中市長咸少有連任者,而政治明星寵兒的胡志強,在亳無地方派系傾軋鬥爭下,輕而易舉連續二任八年,日前宣稱要在台中市劃下完美句點,將來發展如何,也備受關注。

  台中市前市長曾文坡晚年健康不佳、經濟潦倒,意志消沈,終於敖不住,被家屬發現服用過量安眠藥及割腕,經送往台中醫院急救不治死亡,得年六十七歲。

  據了解曾文坡近年來飽受帕金森氏症病痛折磨,加上生意經營不順,外傳睹博也損失不少。曾文坡喜愛打麻將眾所皆知!某次在﹁黑仔﹂處打牌手氣不佳輸光攜帶的錢,在借貸無門下,遂打電話向市府﹁火紅﹂一時、一妻三妾,甚至戶口外還有就讀國小六年級孩子的某官員告急,但卻遭無情回拒,甚至不接電話,現實冷暖可見一般。

  台中市都市發展分為三個主要階段,民國六十六年至七十年擔任台中市第八屆市長的曾文坡,更是居重要推手地位。

  換言之,以市地重劃業務績效引以為傲,成為各縣市,甚至國外取經學習台中市政府,曾文坡是歷屆市長中辦理市地重劃始祖,也成為日後政客、地主、財團利益糾結的核心素材。

  台中市都市發展第一階段為民國五十六年,完成第一期擴大都市計畫;第二階段為民國六十年至六十三年,陸續完成的第二、三期擴大都市計畫,第三個階段可說是影響台中市都市發展最重要的階段,即民國六十九年、七十年完成第四期市地重劃之後的都市發展。

  當時,曾文坡市長開始以大面積的市地重劃,進行都市計畫,第四期的重劃面積高達四四0公頃。

  在此之前,第一期到第三期的市地重劃面積,合計不過是五十七公頃左右,而且多屬於小規模、零星地都市更新,或是都市計劃,開發地區則侷限在舊市區當中;曾文坡完成第四期重劃,規劃第五期市地重劃,並依都市計畫法規定,辦理第一次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決定了第七期到第十二期的市地重劃主要計畫。

  之後,林柏榕市長完成第五期市地重劃,張子源市長任內,開始辦理第八期重劃,甚至一口氣完成了七到十二期市地重劃之細部計畫工作,但沒有在任內完成上述任何一期的市地重劃。

  八十年,林柏榕於第二次任期內,完成第八期市地重劃台中市都市計劃第一次通盤檢討。

  由第八屆市長曾文坡開頭,台中市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發展規模,說是曾文坡奠下的基礎,一點也不為過。

  張子源民國三十一年生,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日本名城大學論文博士,於七十四年至七十八年擔任台中市第十屆市長。擔任過律師的張子源,走前總統李登輝路線,在李登輝當省主席時獲聘為台灣省政府顧問,發揮法律長才,籌備設立鄉鎮市調解,是個人踏入政壇殷始。

  而李登輝也一路照顧張子源,予以重要職務酬庸,如中油公司董事長,奈何張子源機運似乎不佳,好不容易選上台中市長,卻因為市地重劃案的推案,被打成炒作土地的作手,酬庸中油董事長任內不久,屢有工安事件發生,仕途一路走來,橫豎山來就是不怎麼順遂。

  張子源市長任內所推的重劃業務,外界甚傳與地方派系利益,簡直是「牽絲扳籐、糾結不清」,或許張子源基於台中市整體發展,重點搞重劃,出發點立意良好,卻因此成為政敵抨擊話題,最後張子源在李登輝指示下黯然辭職,七十八年市長任期未滿,即北上擔任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閒差﹂一職。

  因市地重劃關係卸任後的張子源,事情並未了,另一次致命傷,是南屯區豐樂里的八期重劃案,該案與林仁德議長雙雙吃上官司,也是與官司糾結的伊始。

  傳言南屯區豐樂里八期重劃案,是張子源的老家,親戚在此都有祖產。據了解,一般的市地重劃,地界都是以道路中心為主,但八期重劃卻把永春東路全數納入,而這些道路不少是屬於張子源家族所有,有違一般重劃作業方式,此舉難免瓜田李下,讓人詬病,要不謠言滿天,實在困難。

  當時的議長林仁德兼有﹁台中市市地重劃委員會﹂委員、﹁台中市都市計劃委員會﹂委員等多重身分,同時也投資主持數家建設公司,遂名正言順介入八期重劃。

  身為多屆議會龍頭、且具有賴派色彩的林仁德,當時結合賴派有實力的市議員、地方人士,透過內線交易模式,在南屯區豐樂里進行開發案,特別的是林仁德提出自辦市地重劃的要求,以自力規劃的方式,做整體的開發使用,可以免去許多繁複的行政程序。此舉外界抨擊為是球員兼裁判,讓當時的林仁德,事業如日中天、政治行情看漲。形成派系新掌舵人,政經行情,不可一世。

  奈何,未能審慎評估、急速擴張下,﹁土地可令人爆富、但也足以讓人倒閉﹂。放眼台中市政壇,當初靠職權、特權炒作土地爆富者,截至目前,有幾人能全身而退?林仁德即是。

  涉及八期重劃案的張子源、林仁德,官司雖有﹁困擾﹂,卻也﹁沒事﹂,有人說,是朝中有貴人從旁協助之故?

  當時,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朱朝亮,和李慶義負責偵辦八期自辦重劃案,豈料,在作成偵結前,二人迅雷不及掩耳被調職,對突來調職令的反應,朱朝亮沈默低調以對,李慶義則直接反彈訴之媒體,並決定與屏東、台東地檢署多位同遭調動的檢察官串聯,以不離職、不報到的方式表達抗議,此舉引起各界譁然,認為案件內情莫非有蹊蹺?

  承辦檢察官忽然被調職,的確引起﹁國王人馬﹂的張子源,到底是受到層峰﹁庇蔭﹂的傳言。

  八十二年林柏榕欲蟬聯市長,張子源推出太座許幸惠,大動作角逐國民黨市長黨內初選,此舉有報宿怨鬥氣意味,雙方劍拔弩張、勢均力敵,許幸惠甚至有怒箭在弦,不得不發之勢,國民黨參選人內鬥擺不平,讓民進黨人看笑話,前總統李登輝眼見事件愈演愈烈,遂御駕親征南下台中搓和,要許幸惠鳴金收兵,既然黨主席、總統都出面了,張子源夫婦豈有不賣面子道理?

  在李登輝魅力下,雙方坐下來面對面﹁談條件﹂。林柏榕﹁安內﹂後,全力出擊迎戰民進黨,再次蟬聯市長成功,完成未竟之﹁大業﹂。

  事後,張子源被李登輝酬庸為素有總統府﹁庶務課﹂之稱的﹁中國石油公司﹂董事長寶座。

  張子源在中油公司董事任內,工安事件層出不窮,曾經在短短五天內,發生四件重大工安災害,醞釀成陸、海、空三路夾擊的沈重公害,張子源成為眾矢之的,甚至出面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道歉。

  去年,在南投縣名間鄉進行民營電廠工程的蔡姓業者,遭人恐嚇勒索,名間鄉長謝朝輝、秘書黃中元及相關人員及張子源都涉嫌在內,檢察官偵結以涉嫌貪污罪起訴,並具體求刑十四年,張子源極力喊冤,表示自己是清自的。

  走李登輝路線、政治色彩傾向陳水扁的張子源,是否會與前幾次官司一樣「有驚無險」?台中人都相當關心。

  張子源近幾年身體狀況不佳,消瘦身影讓人訝異,多年素齋以清心寡欲,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顧問。奈何,卻又捲入弊案,聲譽波及、形象受損,不可謂不大。

  林柏榕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哈佛大學進修,七十年至七十四年擔任台中市第九屆市長、七十八年至八十二年擔任台中市第十一屆市長、八十二年至八十六年再次當選第十二屆台中市長、台灣省第一屆諮議曾議長、台灣省政府省政委員、私立立人高級中學創辦人、私立立人高級中學校長、中國青年救國團台中市團委會主任委員、財團法人台中世界貿易中心董事長、中華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常務董事、台中市家庭扶助中心扶幼主任委員。

  民國六十年自籌資金創立私立立人高中,後投入政治,七十年角逐當選台中市市長,林柏榕是台中市自治史上任期最長的市長,不過,八十四年十月至八十五年四月,因涉及十期土地重劃弊案,台中地方法院一審判有罪,因而遭到停職。

  林柏榕台中市長任內,帶領台中市文化發展,爭取國立科學博物館、國立美術館、及台灣第一座文化中心的設立,並興建二百多座公園、開闢二百多條道路、及重劃一千五百多公頃土地,其建設台中市目標,為使台中市達到各區均衡發展,及滿足士農工商需求,事實上,對台中市日後的建設,奠下良好的基礎。

  然而,八十四年二月,台中市衛爾康西餐廳一場大火,釀成六十四人逃亡不及慘死震驚各界之案件,台中市政府在公共安全檢查業務上,是否失當?甚至瀆職,林柏榕飽受抨擊。

  另外,林柏榕任內推動的十期重劃,把旱溪河床地也納入重劃,一時之間沒人要的河川地,被﹁先知先覺﹂的內線人士,向不知不覺的地主事先以極低價格搜購一空,參與重劃分配獲得暴利,真正是﹁糞土變黃金﹂,有圖利特定對象之嫌,此舉也為林柏榕日後的訟獄之災,埋下伏筆。

  林柏榕因為捲入十期重劃弊案而被停職,據指出,十期重劃區的範圍早在張子源任內就已劃定,而且細部計劃也已經完成,與行水區並無任何關連,但是張子源還來不及開辦十期市地重劃,就已經離職;林柏榕接任後,利用行政裁量權的手段,遲遲不進行開發,一些財團便先以低價買下附近的河川地,然後找上地方民代向林柏榕關說,要求將河川地納入市地重劃範圍,再以重劃區地主身分,按比例分配重劃後土地,以獲取土地利益。

  台中地院法官以圖利罪判處林柏榕四年半徒刑,省府命令停職,二審改判無罪.在上訴期限內。檢察官竟然﹁放棄﹂上訴,因此無罪定讞,林柏榕復職重掌市政大權。

  過去林柏榕、張子源市長任內,土地重劃土地分配暗藏玄機,且大有﹁學問﹂,有關係者同樣的分配面積,可面臨大路、沒關係者偏僻一隅,雖然分配作業,會有階段性公告、公開展示、座談提出異議等程序,但是重劃圖利特權的情形迭有所聞,因此,過去台中市長利用職權﹁炒地皮﹂傳言,搞到舉國皆知。

  以四期重劃區作業時,林柏榕為遷就長億集團自辦重劃,推出﹁衛道新世界﹂建築案,而硬生生地把學士路,截成無尾路,該案例最為著名,由於學士路被腰斬而斷,台中市民路經學士路迄今仍罵在心裡,﹁特權擋路﹂,在台中市有實例可印證。

  土地重劃所帶來的鉅大利益,也影響了台中市的政治生態。以往台中市的地方政治力量,以市區的張派與屯區的賴派為主;張派人物多醫生、富賈類仕紳;賴派則多為鄉紳型大地主。在重劃開始向屯區推展後,握有龐大土地的賴派,因有龐大金源而因之聲勢扶搖直上。

  見土地炒作有暴利可圖,原本固守市區的張派政治人物,也積極集結資金投入土地買賣,逐漸使兩派勢力在屯區形成犬牙交錯局面,彼此的關係。也由以往的對立,轉變為既聯合,又鬥爭的局面,在利益相同時可聯手,利益衝突時又改為鬥爭。

  林柏榕、張子源市長任內,﹁賺錢有方、理財有道﹂,累積不少財富。據悉,數年前林柏榕將一筆一億餘元的積蓄。存放在居住美國好友兒子名下,被該好友的兒子坑掉要不回來,只能啞巴吃黃蓮,暗中叫苦,政界人士皆知。

  而與親家賴大吉之間,林柏榕多次予以資金周轉應急,豈料,賴大吉生意經營不善,林柏榕將近一億餘元被套牢,既是親家也只能認了。據了解,賴大吉資金周轉孔急之際,已經嫁到林柏榕家當媳婦待產的女兒,仍頻頻打電話四處調錢,看在林郭月琴眼中只能搖頭直嘆又能奈何?

  台中市歷屆市長中,曾文坡、張子源、林柏榕因土地重劃﹁政績﹂,舉世刮目相看,尤其是後二人更甚,當台中的土地已過度開發,接近尾聲時,張溫鷹接掌市政,其實已經沒啥可重劃炒作之地段,四年市長施政著重於工程建設;胡志強手中尚有十二期市地重劃,但也是林柏榕市長時諸多民代、地方人士資金套牢下的﹁遺留﹂產物。

  市府拿出重劃基金二十餘億元,進行十二期重劃業務,當年被套牢投機者,有待時日能解套收回老本,已經祖上有德,當然也要感謝胡志強市長的﹁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