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第六十七章

                                            岳中興

  台中市中華路與公園路交界處,有一個大水潭,當地人都叫它「大湖仔」!「大湖仔」旁邊就是有名的福音街「私娼寮」,有「私娼」的地方不但有人潮當然也帶來了錢潮!有私娼的地方糾紛不少,有黑道兄弟爭風吃醋,為爭地盤隨時可以見到刀光劍影,「貓仔間」為求平安,當然也禮聘黑道大哥撐腰圍事,因此,每當華燈初上時好不熱鬧!

  當地的幫派比較知名的有「九條龍」,後分出「小九龍」,另外還有「五虎十九龍」,當然最出名的首推「大湖派」!

  「大湖派」在縱貫線享有盛名的首推「輝哥」廖龍輝,不幸的是他被「冷面殺手」劉煥榮槍殺!另外就是「憨面」李照雄、「琴嘜」林金銘、「馬沙」許雅臣,近年來最出名的「水樹」林來樹,「水樹」其實出身「大湖派」,他的老父還做過當地的里長多年,但他一直在嘉義一帶發展。當然不能漏掉「斜頭生」﹝現今在大陸發展得有聲有色﹞。

  「憨面」出道不久即與「十五兄弟」對上了,他第一次被堵就是被「十五兄弟」的「小」下手的,七十年中期,他在民族路、柳川路口的「松鶴樓」大酒家買醉時,被「十甲十五神虎」的老大「漢童」連開十多槍,但他絲毫未傷,又被管訓了多次,因此在縱貫線享有盛名。

  七十八、九年中部真是熱鬧,連環槍聲不絕於耳!正當警方全力追緝海線兄弟時,位於台中市過高速公路台中港路交流道附近,一家由海線黑道大亨所經營的「港中花」地下酒家,於七十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深夜,發生一起黑道兄弟飛車追逐的槍擊案,在亂槍掃射中,被害人僅腳部中彈。

  據警方調查,那天晚上九時許,有三名海線兄弟連袂在台中市區內一家餐廳買醉,然後駕駛一輛GM進口轎車前往高速公路台中港交流道甫開張不久的「港中花」地下酒家,欲飲酒作樂。

  當三人匆匆步下轎車時,突然從後面跟蹤許久的一輛豪華轎車中,跳下四位冷面殺手,四位殺手一言不發舉槍就射,一時槍擊大作,震耳的槍聲曾令附近排班的計程車紛紛散去,以免遭到池魚之殃。

  三名海線兄弟也是歷經過大風大浪者,他們臨危不亂,臥倒後迅即找地形掩護,由動作看起來曾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

  四名冷面殺手不敢逗留太久,見目的達到後,迅即跳上接應豪華轎車朝台中市方向逃逸。

  被狙擊的海線兄弟中僅其中一名被擊中左手腕,子彈實穿後傷勢並無大礙,至台中榮總包紮後匆匆離去。

  警方據報後迅即趕到現場處理,但雙方人馬早已離開現場,警方在現場找到中共制「黑星」手槍發射的彈頭三顆,「九○」手槍發射的子彈五顆及一顆沒有擊發的「九○」子彈。

  警方研判,被追擊的三名海線兄弟可能因涉及不久前台中市健行路「花中花」豪華地下酒家被海線兄弟持烏滋衝鋒槍掃射示威後關門大吉的尚未偵破懸案有關,警方正全力偵辦中。

  正當警方人員為偵辦「花中花」及「港中花」兩家豪華地下酒家槍擊案忙得人仰馬翻時,七十九年三月十二日凌晨二時零四分,位於健行路口的這家規模極大的「花中花」豪華地下酒家發生大火,大火燒了二個多小時,整棟酒家付之一炬,損失極為慘重,警方研判這是繼去年底「黑牛」黃鴻寓火燒「羅浮宮」豪華地下舞廳後,又一件黑道尋仇縱火疑案。

  根據警方資料這棟佔地五、六百坪,用鐵架搭蓋、秏資三、四千萬所建的二層樓獨棟豪華地下酒家,是由縱貫線赫赫有名的台中市「大湖派」李姓掌門人及友人合資開設的。

  甫開張不久,一些道上兄弟為表示對老前輩的尊重,特別前往捧場,許多治安單位的幹員也受邀前往,以致造成車水馬龍、衣香鬢影,排隊訂房的熱烈場面。

  但好景不長,二個月前,該酒家一位股東和海線道上兄弟發生糾紛,對方向這位股東索價一千萬元,後經李姓掌門人出面,以三百萬元「擺平」,對方也給足了李姓掌門人的面子。

  人算難比天算,付款那天,碰巧是「六合彩」開獎的日子,李姓掌門人忙於對獎,將付款之事忘到腦後,對方駕車在外面繞了四個多小時,誤認被「裝小」(欺騙),憤而持烏滋衝鋒槍衝進去掃射,後又駕車至李宅開槍示威。

  「花中花」被掃射後,李姓掌門人心力交瘁將它暫停營業,本欲將它易主經營,但因價碼沒有談妥而作罷,後盛傳將改為KTV式經營,但未動工即慘遭火焚。據目擊者指出,前一天晚上七時許,「花中花」內即冒出濃煙,但不久即自行熄滅,而第二天凌晨大火再度點燃,卻一發不可收拾。

  據附近民眾向警方指出,「花中花」早已斷電,前一天晚上他們先聞到燃燒塑膠臭味,因沒有見到火苖也沒有人報警,但直到第二天凌晨二時許火苖冒出,他們才向警方報案,因它是密封式的建築,內部裝潢又是易燃之物,因此整棟建築付之一炬。

  這場疑是黑道兄弟縱火案因缺乏有力線案,一直懸在半空中。

  江湖事,江湖了!由於雙方發生誤會,在縱貫線大老的調停下,雙方握手言和,到底花多少和解?!雙方均不願透露!警方也樂觀其成不願深究!

  自這件烏龍槍擊,縱火案過後,道上都尊稱「憨大」而不名,他也投資了許多企業,並經常在兩岸飛來飛去,賺了不少錢。最後還是葬身在病魔手中,令人為之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