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別看」--賭性堅強 全民運動風靡  十賭九詐 身陷無底深淵

.岳中興

前言:

  國人可說是賭性最堅強的民族,什麼都可以拿來賭,管它什麼職棒、NBA、撲克牌、車馬炮,發誓戒賭連十指都斬斷了,還不是照賭!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胡瓜是否「剪」藝人丁黛、張菁菁詐賭案,「雖然各說各話,但還是有脈絡可循」,年關近了,喜歡試試手氣愛賭的朋友小心了!小心「老千」正在您旁邊!

孔老夫子說,食色性也。他老人家對人性的觀察並未入微,忽略了人類還有另一大特性|賭性。每一個人天生都具備了「賭性」,而只是賭性堅不堅強而已。例如至今仍非常風靡的「六合彩」,參加這種「全民運動」者之中,不乏一生勤奮的老農和目不識丁的村婦,即可證明「賭」確實具有極大的「魔力」。

  但十賭九,可是許多人偏不信邪,非賭不可,常常將萬貫家財拱手送人,鬧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卻無怨無悔,有人砍下手指頭立下毒誓戒賭,但傷口未癒又坐上賭桌的情形卻司空見慣,屢見不鮮。

詐賭手法大觀之一|麻將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好賭的朋友不能交,因為有人託他買棺材的錢都敢拿去賭,可是賭搏「郎中」(老千)在黑道中具有頗為崇高的地位,僅掛名在敢打敢殺的「矮騾子」黑道兄弟後面,位居第二,被尊稱為「來人」。

  在「來人」中以個人的專長又區分為以賭撲克牌為主的「扁花葉子」「來人」,專賭「小方子」天九牌的「來人」,及扁「大方子」麻將牌的「來人」等等多種。

  在眾多的賭博遊戲中,以賭麻將最普遍,四個牌搭子就可以湊上一桌,因此,靠「扁大方子」維生的「來人」也就特別多,而其中很多都是「麗斯馬來人」(女郎中),因為她們比較不容易被「凱子」注意,下手也比較方便,「凱子」被洗了還誤認可能有美女投懷送抱「情場得意」呢。

  打麻將時,普遍都是二位「來人」下場,大都由男的疊牌,女的配合吃牌、自摸,這種方式叫做「抬轎子」,但也有一位「來人」單獨下場「一吃三」,可是這位「來人」一定要具備高段身手才行。

  在牌局中,郎中一面洗牌、一面疊牌,然後用偷天換日的手法將疊好的牌換進來,也可以用特殊的手法將骰子擲出去,擲出預定的點數,剛好把疊好的牌發進來。

  用「抬轎子」手法時,還要配合「唱片子」,讓同伴知道你所需要的牌,打牌「餵」你,並且不會亂放炮,這種方法叫做「武場」,而一吃三下「武場」的「來人」,他們平常出門時所攜帶的「007」手提箱中,全部都是各式各樣常用的麻將牌中最常用的四張牌,在雀戰緊張時,他們將自己帶來的牌掉出,然後用「偷天換日」的手法自摸。

  這些「武場」高手,雖然僅穿短袖襯衫,當他玩弄手法時,現場雖然有五、六雙眼睛盯著看他的右手,也一點都看不出破綻,待下一把洗牌時,他再將被掉包的原來那一張補回,繼續打下去。

  在牌上面做記號叫做「文場」,這種情形大都是主人和「來人」串通好的,專門想吃特定的對象,打這種「透明牌」的「文場」比較少,除非是碰到「掛點(死)凱」,因留有證據比較少用。因為玩「武場」的不需要事先準備「道具」,又沒有留下證據比較普遍,可能喜歡摸幾圈的都有被「洗」的慘痛經驗。

 

詐賭手法大觀之二|梭哈

  在眾多賭博遊戲中,最迷人、最刺激的花樣,應該首推賭「梭哈」,賭「梭哈」不但要比智慧還要打資格(經驗),它最迷人的地方是一付「大污爛」(沒有對子,也不順)可以「偷機(雞)」吃「二對」等等大牌,反敗為勝,不但可以贏錢還可以滿足自我的成就感,可是這裡面的花樣也多,令人眼花撩亂。

  「扁花葉子」的「來人」也是分「文場」、「武場」二種,打「文場」的「來人」中,有些是先將「暗記」做好的牌交給主人使用,或者是乘主人不注意時「掉包」,也有一些是一面打牌一面將藥水點在牌上,或者是用指甲捏牌做暗記,大約只要花十五分鐘即可完成大部分工作。

  一般「來人」做暗記的撲克牌,大部分都用美國製「BEE」蜂蜜92牌,因為這種牌背面花紋均勻,紙質又好,損壞率又低,一般做暗記的方法是用刀先削,或者是用藥水點,用力片留下明顯的證據,一般使用較少,而用生X油加女人用香粉調製的藥水點在牌上,從「來人」發牌的角度看得角度非常清楚,其他幾家根本看不見。

  「來人」不但看見「凱子」的底牌,也可以看見下一張發什麼牌,不但可以「偷雞」還可以「綑到殺」,操百分百的大勝算。

  打到「武場」的「來人」,大部分二人搭配,一位先將牌「撿」好,然後洗牌,在一般人眼中看到「來人」洗牌,洗牌批哩啪啦沒有一點問題,可是整付牌一張都沒有變動,洗好後由副手「還原」,再發牌。

  在「撿牌」時,一般「來人」大都用「四六拉四」或者「福祿壽」的手法,所謂「四六拉四」就是發牌時每家都發給「頂頭對子」,而「來人」大喊「梭哈」,大家都跟後「來人」將分到小八或小九「三條」通吃。

  可是不論「文場」或者「武場」,「來人」也都使用到「唱片子」,例如他故意問:「要不要跟?」就是告訴他的副手,對手的底牌是什麼,或者是將發給他什麼牌。

  報導了「來人」「扁花葉子」的特殊手法,讀者一定認為很神奇,可是一山還比一山高,有一位住在台中市中山路一家肥皂廠的顏姓小開,他有驚人的記憶力,洗牌時,他可以由交叉的牌中,記得每張的順序,下一張應該發那張,他都知道,可惜擁有這種記憶力的人有如鳳毛麟用。

在台灣還有一位「奇人」綽號「老鷹」,現年大約五十多歲,他玩「梭哈」更神奇,他可以用數學原理,由五位玩家先發的第一張「明牌」及他自己底牌六張中,可以推算出每一家的底牌是什麼?等一下該發什麼牌出來?

  「老鷹」曾當著「來人小杜」的面露了一手,並且講出原理,令「小杜」佩服得五體投地。

  在玩梭哈的玩家中,最津津樂道的是,大約四十多年前,台北市西門町「西瓜大王」老闆花幾百萬元(當時黃金一兩大約一千八百元)沒有買到一張「皮蛋Q」的趣聞。

 

詐賭手法大觀之三|骰子

  玩賭博遊戲好像離不開骰子,打麻將需要擲骰子,賭天九牌也要擲骰子,賭單雙則靠擲骰子分輸贏,因此小小的二顆骰子卻蘊藏了很大的學問。

  最早「來人」使用的骰子大部分裡面是灌金屬,用強力磁鐵控制,擲出去後因為它一面的輕重不同,骰子在桌面上滾動時,輕的一面點數自然露出面上,「來人」可以控制點數,自然掌握機先穩操勝算。

  使用這種骰子手法簡單,可是風險也最大,因為「鐵證如山」常常鬧得兵刃相見血流五步,許多高段的郎中早已不用,而這些高段的郎中他們練成一種特殊手法,他們將骰子擲出去時,骰子是旋轉前進,面上的點數不變,要幾點就來幾點,而一般人擲出去的骰子是在桌面上亂轉,點數完全要靠運氣。

  靠「小方子」天九牌吃飯的「來人」,大部分都練成這種手法,他們先將疊好的牌推出後,擲出預定的點數,將疊好的牌發到自己的手上,大賠小!

  在本省鄉下地方和在「苦窯」(監獄、看守所)中,許多人用象棋代替天九牌,將帥是一點、士兵二點、象是三點、車四、馬五、包六、卒七,將帥是一對最大的「豹子」,接下是紅仕、黑士等,紅點吃黑點,因此紅兵對子吃黑卒對子。

  象棋總共有三十二顆棋子,一般賭「士九」分四家,每家有先後二堆,莊家前四堆是「癟十」的話,後面的點數袋還可以贏錢,但下注者前面的話,後面的點數再大也只和局,有些人賭「士九」時,莊家平點也吃,因此,這種遊戲莊家占很大的贏面。

  賭「士九」時,「來人」大部分都是在作莊家時動手腳,他們先將「撿」好的棋子放在後面一排,分牌時,他們任用一手拿牌,故意將放在後面的一付牌推到前面,推牌時將手上的排放回去,卻乘機將已撿好的牌拿回來比點數,穩贏不輸。

  據曾經在監所中關過的人表示,監所賭「士九」的風氣很盛,每次輸贏動輒上十萬,因此「來人」坐牢時日子也挺好過的,每天都可以吃「大菜」。

  賭單雙或者抓「什八」,大都是在鄉下或過年時玩的遊戲,「什八」場在中部海線一帶非常流行,輸贏數目很驚人,可是這些賭場大部分是黑道角頭老大主持的「公場」,「來人」是不敢進去玩花樣的,因為他們不願吃飯的傢伙雙手被砍掉,或者是糊裡糊塗的被打冷槍。

 

詐賭手法大觀之四|如何應付郎中

  一般人明知「十賭九詐」,但是還是樂此不疲,避免被「來人」洗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人不和不賭,可是當你被他們看中後,他們想盡辦法接近你,並且先讓你吃一點甜頭,最後才痛宰一頓,因此,怕遇上「來人」唯一的辦法就是戒賭。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這些職業郎中有「專門技術」,一定都很富有,其實不然,江湖上有句術語說得好「江湖一把傘,准拿不准 」,吃江湖飯是水裡來、湯裡去,而且賭是非常邪門的,一般「花葉子」來人「槓堅」(不動手腳)賭麻將、天九牌則一定會輸,「扁大方子」的來人賭梭哈也一定會輸。

  有些黑道大亨請一桌梭哈,常常也請一些「大方子」、「小方子」的來人前往捧場,而這些場合大部分都是來人慘敗,因為有利害關係不去也不行,常常硬著頭皮逼上梁山。

  現今資訊發達,許多賭徒都越來越精,很多都磨練得變成「花貨」,這些「花貨」很精,不管賭什麼,只要他們小輸一點,他們就爬起來走路,還有些高級場合,「來人」沒有人「帶事」,根本連門都進不去,只有望門興嘆的份兒。

  還有些「來人」男男女女一大堆,他們長期住在飯店、賓館裡,開支繁,好不容易有機會上桌子,一上桌子就忘了放長線、釣大魚的名言,他們恨不得把「凱子」口袋的錢一口氣就贏光,嚇得「凱子」輸了一點就逃之夭夭,因此,他們的日子是越來越難混了。

  在賭桌上,任何人都可能碰到「來人」在動手腳,不管在桌面上賭或者是做旁觀者,千萬不要當面點破,因為他們絕對不可能只有一個人出馬,旁邊一定有人保鑣,當他們被點破時必定惱羞成怒而行兇。

  最好的方法是,如果在桌面上賭就儘量減少下注,虛應故事一番,找一個空檔告訴對方賭具是「亮東西」,下場的大老千認為你很上路,不但將你輸的錢吐還給你,還會請你吃紅;在旁邊看的也是一樣,照樣可以吃紅,大家皆大歡喜。

  如果是你「請客」當主人,發覺場面有異時,不要慌張,悄悄地「點」他們一下,他們就會知難而退,大家不傷和氣。大家都在外面混生活,何必一定要結怨仇呢?